女大学生安全防范知识_法制专栏_保卫处 - 河南工业贸易职业学院
女大学生安全防范知识
日期:2014-11-20 00:00:00  发布人:admin  浏览量:33
 
     一、 为何女大学生易受侵害?
      两年前上海地铁提醒女士穿衣自重,以防色狼,当时引发抗议,有人喊出口号“我可以骚,你不能扰”,这话对君子讲没问题,但对不拿法律当回事的色狼来说,只能是一厢情愿,残酷的现实是,“骚”会大幅增加被扰的机率,对色狼来说,你就是猎物。
     
除了寻找目标的蓄意作案者,还有临时起意的作案者。这种情况,受害人行为不当会“促成”犯罪。
不少小偷被抓后很委屈,归咎事主露富、不保管好财物。北京“马年第一贼”被抓后交代,他看见事主打完电话随手把手机放在外衣兜里,跟“白给”似的,他一点没犹豫,过去一伸手就“拿”出来了。
     常发生在高校宿舍的被盗案具有共同的特点,就是学生自己不设防。手机、电脑随便放在床上、桌上;钱包、大额的现金放在床头的盒子里或枕头下,人离开时不锁门,睡觉时不插门,被同学或外来的盗贼顺走。

    二、专业人士教年轻女性咋防范
     作为年轻女性到底该如何防范呢?公安局的刑侦民警给年轻女性提供了一些安全防范手段。
     1.避免夜间单独出行,注意几类“危险区域”
     晚上10点之后,是案件高发时段,这个时段,年轻女性应避免出门,如遇紧急情况,请寻找可充分信任的男性同往或离开“背街小巷”在“人多光线好”的大路上行走。
     城乡接合部、城中村、断头路、新修路、正在进行维修的路段等这些“人员稀少”的地段多属各类案件高发区域。
行走必经的小路时,不要戴耳机听歌,应留意所处环境是否有意外情况发生。如感到有人“不正常”地跟着自己,可以拿出电话“假装”与家人(朋友)通话,并大声说如“我已经走到某某地方了,你过来接我吧”之类的话语。
     2.对陌生人保持“充分的谨慎”
     独自出行的女性对前来搭讪的陌生人要保持“充分的谨慎”,即便对方是“孕妇”、“老人”、“幼童”等容易让人感到“并无危险”的特殊人群也要保持警惕,千万不能跟陌生一起走。
     如在街头遇到“借电话”之类的路人,可以告知对方“男友就在旁边商店买东西,手机在他手里”推脱或给他小额零钱让他去打公用电话。
     3.乘车坐后排,要给熟人报方位
     出行要选择正规营运车辆,上车前要记下车辆的车牌号和上车地点。上车后,应给家人或朋友打个电话,告知自己的方位、所乘车辆车牌号以及预计到达的时间。要坐在车辆后排,不要一直低头玩手机,要时刻注意车辆行驶方位,看车辆走的是不是“正常路线”。
     4.低调打扮,切忌“露富”
    不少年轻人为了“时尚”为了“美”,大量佩戴首饰或打扮“暴露”,这种“露富”、“露美”行为都是不可取的。此外,任志立还提醒一些追求“新品”的电子发烧友,尽量不要在人多场合“刻意展示”自己最新型号的手机等电子产品,以防止一些别有用心的人通过这些物品来推断你的家庭经济状况。

     三、今年暑期全国发生多起少女失踪、遇害案件
     7月23日, 家住高陵马家湾水榭名都小区的14岁女孩自称外出买东西,一去不复返,至今已经失踪40天,没有丝毫线索。
     8月9日,20岁女大学生高渝在重庆“搭错车”不幸遇害。
     8月21日,22岁的女大学生小金在济南被黑车(摩的)司机绑架、囚禁4天,并惨遭殴打、性虐。
     8月28日凌晨,江苏吴江19岁女大学生高秋曦返校途中失联,后确认遭抢劫被杀害。
     8月29日上午,浙江金融职业学院的21岁女孩王金芳从家中出门办事,遭抢劫被抛尸水坑。
     8月27日,16岁的湖南常德少女陈红秀随父母到长沙打工,被一辆出租车带走。
     8月27日,汉中市南郑县湘水镇一名11岁的女孩莫名失踪。9月3日早上10点多,女孩尸体在离家不远的一处山顶上被发现。
     9月2日,河南大学民生学院大四女生张琳琳离家返校途中失踪。上午8点她身带1.5万元现金从郑州古荥镇张定邦村出发回校。走时家里交代她到老鸦陈镇把钱存到银行卡上。晚上9点左右家长与其失联。家人反映,女儿很懂事,每次从家回学校后都会先打电话报平安,按正常情况,张琳琳应在当天下午3点左右抵校。可直到当晚9点,家人也没等到张琳琳的电话,此时再拨打女儿的手机,已经无法接通,家人赶忙联系了学校。辅导员很快得知情况,学院得知消息并确定张琳琳并未返校后,立即向警方报案,家长于9月3日早8点在郑州当地报警。9月4日,郑州警方经侦查,锁定重大犯罪嫌疑人黄某。黄某(男,58岁,2009年因犯罪被判刑1年)到案后,供述了抢劫杀害张琳琳的犯罪事实。9月6日下午,警方按照嫌疑人黄某供述,在案发现场附近一鱼塘边的水井中找到张琳琳的尸体。
     四、女大学生被侵害案例
     案例一:女大学生在济南火车站搭上黑车 被司机囚禁性虐

     30元上陌生人的电动车,惨遭强奸
     受害人22岁女大学生金某于8月21日晚上7点左右独自一人乘火车到济南转车,要到济南西客站。当晚,嫌疑人代某骑着电动车在火车站想拉个客赚点钱。看到金某从火车站出来,一个人还拿着些行李,于是上前去搭讪。代某得知金某想去济南西客站转车,提出低价带她过去,两人讨价还价,以30元价格协商好便带着金某出发。本想能以低价到达西客站,没想到天上掉“陷阱”。嫌疑人代某本身并不知道西客站怎么走,便带着金某在市区转悠。错过火车时间,金某便要求代某将自己送回火车站,于是代某提出换辆三轮摩托车送金某。
    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,代某也起了歹心。当车停在偏僻的地方时,金某已经意识到了处境的危险。这时,嫌疑人代某企图对其实施强奸。女大学生金某进行反抗,但遭代某威胁说:“再动就掐死你。”并在三轮车上对金某实施了强奸。
     随后,代某将受害人金某带回住所,并对金某拳打脚踢,金某的眼睛被打红肿,身上多处受伤。据七贤派出所的副所长刘晓义介绍:“晚上睡觉的时候将金某捆绑好,上厕所时也看得很紧,大约四天的时间对金某实施了捆绑、堵嘴、殴打、恐吓、强奸,并利用性药品和性工具对金某实施多次性虐待。”
北京网友帮大学生报警,民警生死营救
     8月25日,济南市中区公安分局接到一北京市民的报警电话,称其朋友金某向其发短信称被人绑架。报警人称金某趁嫌疑人不备,使用嫌疑人手机给孙某发了一个短信,短信上说金某被一个男的绑架到了一个叫“龙庄”的地方。
     派出所的民警王鲁山介绍说:“我们发现她时,她已经失去了向我们求救的能力,整个目光呆滞,毫无反应。小姑娘的右眼也已经被打得充血有些发黑,肿的有正常人的两个眼睛那么大。身上有多处骨折以及被殴打的伤疤,非常可怜。”民警迅速将屋子内嫌疑人控制,并询问该女子姓名,女子出示身份证后民警证实该女子就是给孙先生短信报警的。
     派出所民警提醒女性朋友特别是年轻女孩,一定要提高自己的防范意识,不要轻易去相信陌生人,不要轻易搭乘不安全或陌生人的车,以免对自己的身心造成巨大伤害。
     据了解,该男子叫代某,今年52岁,代某曾有四次前科。未成年时曾因盗窃被抓。代某一直未婚,曾先后与三女子同居。1983年因强奸被判10年刑,2010年因非法拘禁妇女、2012年因猥亵妇女再被判刑,2013年10月刚刚刑满释放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案例二:20岁女大学生打工途中遇害被抛尸水坑

     20岁的王金芳是杭州下沙的女大学生,昨天上午她离开余杭的家中后失联,直至昨晚在一水坑内发现,已经遇害。
     8月29日傍晚,余杭警方接到王某母亲报警,当日早晨,其女儿王某(20岁,浙江某高校学生)从鸬鸟镇前庄村家中前往仙佰坑村上班(暑期务工)后失去联系,当日并未到单位,也未回到家。
     视频组民警从路线的监控中发现了异常。8月29日8时40分许,王某从鸬鸟镇前庄村家中步行前往附近的公交车站,打算乘车去上班。
     8时46分许,王某出现在村道的监控下,民警发现一名男子尾随其后。
     当日20时30分许,在前庄村村道附近的毛竹林一水坑内发现王某尸体。现场勘察确认系被害。
     余杭警方通过监控一路追踪,锁定尾随王某的男子有重大作案嫌疑,8月30日早晨8时30分许,民警在鸬鸟一租房门口将嫌疑男子卢某(20岁,贵州籍)抓获。
     经初步审查,犯罪嫌疑人卢某交代,其在鸬鸟镇一工厂打工,工厂停工后开始游荡。8月29日早晨8时40分许,犯罪嫌疑人卢某在鸬鸟镇前庄村一带游荡时,发现王某一人在村道上行走,立即尾随其后,至偏僻处时将王某拖向路边竹林下了毒手,后逃离现场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 案例三:20
岁女大学生错上陌生人轿车遇害

     8月9日下午,20岁的高渝在铜梁区阴差阳错上了陌生人的轿车,随后和家里失去联系。
     高渝的母亲牛女士称,女儿在重庆邮电大学上学。8月9日,高渝准备从铜梁回主城。考虑到坐长途车不方便,家里给她联系了朋友的轿车。这位朋友刚好要从铜梁回主城,可以搭顺风车。约好的时间是8月9日下午3时左右,高渝在铜梁温泉附近等待车来接。
     下午3时过,牛女士接到朋友的电话:“你女儿没坐我的车,刚给她打电话,她上错了车。”原来,朋友没有接到高渝,就给她打电话,打电话时间为当日下午3时30分,这才得知高渝上错车,已经离开铜梁,从老路往璧山了。
     下午4时40分,牛女士给女儿打电话,得知女儿已经到了璧山。“没得事,我知道坐错车了,但是马上也要到主城了。”高渝告诉母亲。牛女士知道女儿已经快到主城,就没过于担心。
      晚上8时以后失联。次日,牛女士再给女儿打电话,想关心一下她。可是,女儿的电话一直提示“已关机”。以前高渝也有关机的情况,不是手机没电,就是正在睡觉。到了当日下午,牛女士继续打电话,还是打不通,她的心里闪过一丝不祥的念头。
      联系不上高渝,牛女士就打了女儿男友电话。此时,牛女士得到一个不安的消息。“我们也一直在联系她,她一晚上都没消息。”高渝的男友称,自己一直在主城等她,高渝到了璧山时,还和自己有联系。晚上8时以后,高渝的手机就突然关机了,当时大家以为是没电了。
     8月14日下午16时许,铜梁区公安局接警称高渝于8月9日18时后失去联系。后经公安机关查明,高渝当日乘坐渝CN3275轿车离开铜梁后失踪,途中与车主蒲正福发生争执被杀害。8月19日上午11时,蒲在云南省德宏州落网。





 
 
核发:0 点击数:33 收藏本页
分享到